返回 焚香是超越自我的一剂良方! 1

焚香是超越自我的一剂良方!

  香,是这看似无解的人生的福音,是中国古人给我们留下的进入无苦之桃花源的引路桥筏,也是人们终能超越一己之障进入无私之境的袅袅青烟。陈子昂吊古伤今,登幽州台而作歌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”,实是为人一生之孤独遗世的终极落寞——人生茫茫,而天地悠悠只是无情的广袤、广袤的无情,怎不叫人“独怆然而涕下”?

日本高冈铜器雨龙香炉


香是无解人生的福音

      香,是这看似无解的人生的福音,是中国古人给我们留下的进入无苦之桃花源的引路桥筏,也是人们终能超越一己之障进入无私之境的袅袅青烟。焚香静坐,与古人心境相通,道法上古,香禅一味,似乎没了古今,也没了人我。焚香,实是借此以超越自我的一剂良方。这大概也是香文化在中国能够代有新人、绵延不绝的原因所在。然而焚香静坐之“静”,并不是指物理现象的寂静无声。然则,这又是什么样的一种“静”呢?


大师解“静”   直指人心

      明朝有位高僧名云栖袾宏,别号莲池,人们尊称为“莲池大师”。他留有许多著作,其中有一本修心所得的《竹窗随笔》,十分有名、流传极广。《竹窗随笔》中有《厌喧求静》一文,为我们道出了“静”的真意思:有习静者,独居一室,稍有人声,便以为碍。夫人声可禁也,鸦鹊噪于庭,则如之何?鸦鹊可驱也,虎豹啸于林,则如之何?虎豹犹可使猎人捕之也,风响水流、雷轰雨骤,则如之何?故曰:‘愚人除境不除心,智者除心不除境。’欲除境,而境卒不可除,则道终不可学矣!
  大师文墨,直指人心。静是指心之静,而非物之静,若是追求物之静,不仅终不可得,且如饮鸩止渴、屋上架屋,茫然不知所措。“智者除心不除境”,智者于环境的任何样貌都是安然的、接受的,然后介入缘起,不是漠不关心,恰是积极有为——这才是真静吧。

高冈铜器达摩香炉


香的传承   静的史诗

      《洞天清录》言:“夜深人静,月明当轩,香爇水沈,曲弹古调。此与羲皇上人何异?”香文化是静的文化。古人于焚香静坐中省察自心,不为自心纷繁的起心动念所绑缚,渐渐地,尘劳俗念自解,心就自然呈现本有之专注与澄明。“宝熏清夜起氤氲,寂寂中庭伴月痕”、“欲知白日飞升法,尽在焚香听雨中”,陆游的诗满纸灵气。一部香文化,也是一部“静”的史诗。香气氤氲,经由陆游之笔,也早已将其“静”的真意境为我们拈花微笑、展露无遗了。

文章来自:铁壶之家
御釜屋-小泉精品会
盏中宇宙-天目收藏艺术大赏
臻品砂铁壶专场
相关搜索
香炉、香瓶和香盒被称为“炉瓶三事”为焚香必备之物
焚香是超越自我的一剂良方!
日本香道文化最系统的入门知识
茶托、盏托的历史渊源
日本银器发展史略

猜你喜欢

首页

首页

分类

分类

咨询

咨询

发现

发现

我

官方400电话